•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白菜大全自动送彩金: 17.阵雨前的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来不来绿叶树生活馆喝杯咖啡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伦纳德·布拉德里克博士,作为国立大学长久以来享誉学术界的哲学教授,一直以来致力于哲学与社会的研究,力图通过学科的实际应用来推动社会的发展,这也是当下任何一门科学最核心的素养之一。现在,有请布拉德里克博士就《哲学在经济社会的实际应用——盖亚理论的唯物面》作专题报告!”

潮水般的掌声。

站在讲演台后面那个系着红色领带、披着宽肩西服的白衬衣,我不确定我究竟是戴着怎样一种颜色的眼镜在看着他。唯一关切的,是他所谓的“盖亚理论”,究竟是怎样的一回事。

“各位好,非常荣幸今天能够站在这里。首先,请允许我在这里不当地表达我的些许不安——这不仅仅是源于我对人微言轻的忧虑,更是因为盖亚理论作为一个最近一段时间才进入学术界视线的新兴哲学理论,其本身还处在一个相对脆弱和逐渐发展的阶段。我们知道,对待这样的一个新生事物,我们关切的应当是它的本质、它的背景和它的能效,而尤其是最后一点,因为这关乎我们应当怎样更好地利用它来为这个社会服务……”

我知道自己有些恼火,不是因为他讲述的内容何其玄虚,而是他那花枝招展的形式——这是我第一次听文系学科的学术报告,而此前从未想过它精于修辞和言谈的这一最大特点。无论如何,对我而言,倘若他讲得算不得梨花带雨,那便是拖泥带水。

我翘起一条腿,将手肘顶在上面支撑起下巴,烦躁地听着他的讲演。

不得不承认,那些从他嘴里源源不断地飞出的话语就像翩然起舞的蝴蝶一样。难以想象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这一点,但那将语言如同纺车上的飞梭一样娴熟操作的哲学的织工,无论如何是编织出了足够赤手空拳的人艳羡的布匹的;体量尚且不及,又如何谈及进一步地观赏那成果的精美与否呢?于是也便多了一双停驻在他身后、静静看着他操作着的眼睛,渐渐地红了起来。

乞丐永远不会去艳羡富翁,他却会嫉妒比自己富有的乞丐。而对于处在仰望富豪、脚踏乞丐的理想者而言,每一个人,都是乞丐。

我,为什么做不到这一点?

雷吉诺德博士的话仍然回响在我的脑海里,那就像狠狠地揭掉了经年累月为时间遗忘的疤痕后留下的猩红的创口,脆弱的皮下泛着血色。一直被人理解,一直为人包容,甚至让我快要忘记了自己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主动地放弃了说话的权利:面对着这个世界不给予自己的欲求,便开始抗争,在心中默读着明知不可能实现却还不愿放弃的执拗,第一步是自己割断喉咙。

我又看了一眼专注着的真由美,那令我更加清晰自己受人乞讨的现状。咽下一口唾沫,似乎那里横着一道伤口似的烧得火辣辣地痛。

“……物质和精神之间的关系可以被拙劣地解读为能量或质量与信息之间的关系……有些谬误的哲学将世界解释为永恒运动着的……歧视,偏见,刻板印象,甚至定义,这些都作为格式塔的辅助元素,使我们难以挣脱这种固着的思维……”

“……!”

就像被细小的芒刺了一下一般,我猛地端正了自己的坐姿,惊愕地看着台上的那个人。他刚才说了什么?是我听错了吗?还是……

“……随着工业化社会的发展,日渐发达的大众传媒对个体的人格发育有着深远的影响……格式塔的保持,它的背后伴随着的是力量……毫无疑问,真正将自由的精神禁锢于物质中的,并不是唯物主义的偶像,而是借用它来维护自己的强权……”

那是……埃瑞克博士的盖亚理论。

我惊骇了。

“……特属于人类的意志,即成为‘灵魂’。作为一种共享的意志,‘盖亚’承载了我们人类共同意志最高位置的职能,容纳我们的灵魂……”

“等一下!”

鸣海晴晖腾地从座位上跃起,横切一刀打断了进行中的宣讲。台上的,布拉德里克博士,茫然地看着他,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究否应当继续讲下去,而等不及也不关切他是否犹豫着的目光已经齐齐地投到了这个冒失者的身上。

“这位,博士。”莫名来火的他甚至令他的称谓听起来并不友好,“请问,您所谓的‘盖亚理论’,究竟是在最近的什么时间,才‘走入学术界的视野中’?”

伦纳德·布拉德里克博士望着鸣海晴晖,神色尚且从容,答道:“这是一个相当新颖的概念,尚未面向全体进行公开的讨论,但实际上已经有了相当的一部分学者从事这一方面的研究……”

“那么,究竟有多少人呢?”

布拉德里克博士推了推眼镜,全然意识到了面前的这个人究竟是在做什么。他不再继续吐露一个字,埋下头整理着桌台上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来不来绿叶树生活馆喝杯咖啡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宦官毒妻有喜了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稿件,组织着接下来宣讲的内容。

“恕我直言,台上的那位,”鸣海晴晖斩钉截铁地说道,“你今天宣讲的内容并不属于你,更不属于你所说的任何从事你们所谓的‘盖亚理论’的学者;事实上,你们只是去剽窃了一个被放逐的人的智慧,然后将它摆上自己的展台、冠冕堂皇地向人们宣布:这是你们的成果!”

一番指责,那仿佛是胡乱捅了一阵后打翻了蜂窝,嘈杂的议论声逐渐地在这个不算小的讲厅中涌了起来,并且,愈演愈烈的趋势。

鸣海晴晖感到自己的衣襟被扯了一下,是真由美。沿着她的目光示意的地方,他能够看到左右两侧都已经过来了维持现场秩序的保安们——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请你分享一下你在研究这个课题时的经历!”鸣海晴晖忙不迭地开始发问,“请问,是什么启发了你、使你得到了有关于这个课题的灵感,又是什么帮助你完成了这个课题的研究?”

伦纳德·布拉德里克,台上的讲演者收起了自己的讲稿;一推开关,关掉了话筒的电源。全然,是一副马上要离开的样子。

“请您出去,先生。”从一侧卡进来的保安站在了鸣海晴晖的面前,“您极大地扰乱了会场的秩序。”

鸣海晴晖看了他一眼,没多作声;又看了一眼身边的真由美,眼里传达出歉意。他向外走了两步,一把推开身边挡路的椅子,走到了门口,忽然转过身对着台上大喊道:

“如果事实情况真如你所说,你敢和我就‘盖亚理论’来一番对质吗——你敢吗?!”

罢了,他冲了出去,狠狠地将门摔上。

他不会知道,也不想知道后话。

“那个混蛋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与国立大学隔街相望的高档写字楼,国立大学出版社的地址所在。国内最大的综合性学术核心刊物,《博物》的执行主编朴奇正,此刻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安地面对着自己面前这个暴跳如雷的名誉主编,伦纳德·布拉德里克。数小时前,这个博士正在该社宇环城医科大学领衔承办的学术交流会上受到了侮辱——他如是向朴奇正描述道。

“你们的安保工作究竟是怎么做的?为什么会让这种人进入了会场!”

朴奇正神色难堪。他只能将双手握拢后放在桌面上,吞吞吐吐地解释道:“这……实在是抱歉。但是您看,我们的确是正在尽力地查证这件事……”

“——什么?!”

伦纳德气得鼻子快要歪曲过来,屈起食指后形成的直角在桌面上剧烈地敲击了一阵,发出响亮的声音。“还在查证?!也就是说,连那些形形色色的杂志和媒体都已经报道了这场闹剧,而你们却还一筹莫展?”

看得出来,伦纳德的确强烈地不安着,似乎被白纸黑字印刷出的文字真的能将此事闹得满城风雨一般——也许,他这么觉得。

朴奇正沉默着,不敢贸然回答。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伦纳德指着他的鼻子,另一只手叉着腰。“到底是怎么回事?!”

沉默。

伦纳德自顾自点点头,忽然猛冲到朴奇正的桌位前、一双手拍在了上面;这个西洛伊人,隔着一段极近的距离,此刻正望着他:

“听着,朋友,我想你的确隐瞒了一些不该隐瞒的东西——比如,你们完全知道那混蛋是谁。”

他凑得越发近了过去,逼得朴奇正向后缩了缩。“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究竟有些什么人参与了进来,我完全有权过问——我有知情权,你懂吗?”

朴奇正用双指将眼镜向鼻梁上方推了推,不说话。

“你以为你在做什么?‘国立大学出版社、《博物》的主编’?笑话,你知道自己不过是个拿了钱来打工的打工仔吗?要是没有国立大学这个天花板撑着,你以为你们这个饭喂到嘴边的低能儿出版社能发展到什么程度?我告诉你,你们这些每天动动鼠标、敲敲键盘的码字工,真是应该学学怎么尊重科学、尊重权威!”

这位布拉德里克博士站起了身,向朴奇正下了最后通牒:“我告诉你,那个混蛋的论述不配出现在《博物》的版面里,它根本就不配出现在任何见光的地方。你最好搞清楚自己是在为谁背书,不要混了些不该有的东西进来。否则,你倒是看看有什么好果子吃!”

伦纳德向后退了两步,便转身扬长而去,留下一扇随手向后打上的门晃荡了两下后和门框错开一条缝隙。

朴奇正缓了一口气,从座位上站起来后走到落地玻璃窗旁边;他抚弄着那盆栽的叶子,一面等待着电话的接通。

“喂,是泽维尔先生吗?——我是朴奇正,打扰了。”
00小说网(零零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www. 白菜大全自动送彩金 www.all-geek-to-me.com 。cc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来不来绿叶树生活馆喝杯咖啡》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来不来绿叶树生活馆喝杯咖啡的人也喜欢看